前不久,習近平主席在訪印時提到,中國的太極和印度的瑜伽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,兩國人民數千年來奉行的生活哲理深度相似。這句精彩論斷,令不少印度人感同身受。文豪泰戈爾,在生命即將走完的最後時刻,還作詩回憶自己在中國度過的64歲生日——“我不知道什麼緣故,到中國便像回到故鄉一樣……莫非我是從前印度到過中國的高僧,在某山某洞中曾經有過我的自由生活?”相似的文化,確實能夠帶給人恍如前世的“穿越”之感。
  中國人和印度人的這種感覺,也許都來自於對心靈的探究。五千多年前,印度教信徒們希望通過修煉擺脫輪迴之苦,冥想解釋世間萬事萬物的哲理,反思生活的態度。起初,一些苦行僧在恆河邊林中打坐,參悟真諦,時間久了,也感疲倦,便通過調整呼吸,放鬆筋骨,促進內在精神與外在身體運動統一,這也就是瑜伽的來源。
  中國太極更是傳承數千年。而使其名動天下的也非形,而是意。如宗師張三豐詩中所詠——“人所難畢者,行人已做畢。人所難割者,行人皆能割。”探討的正是“捨得”的哲理。太極發展到今天,早已從一種武術發展成為一種文化,註重外修與內修的結合,健身與養性的統一,由感而入,求明而出,覺悟並超越,幫助人正確認知人生的價值取向。
  太極與瑜伽,呈現出來的是兩個文明體系,是追求身體康健與精神升華的兩種不同表達方式。都重視“調身”“調息”和“調心”相結合,都希望通過不斷的磨練,突破自身極限,尋求更高的精神享受。這種內在與外在的統一,透露出的是對和諧與包容的不懈追求。二者的“同”就在於此。
  這也是東方文化的深邃所在。儘管西方人運動健身理念不同,但太極和瑜伽受西方社會追捧已有數十年。太極隨著華人移居海外,開枝散葉,國外的太極協會到處都是。而自上世紀60年代起,美國的嬉皮士和英國的甲殼蟲樂隊也掀起了一波瑜伽熱,進而迅速在世界形成潮流。太極與瑜伽不約而同地在世界走紅,讓人們在物質文明帶來的緊張和煩惱中,觸摸到一種提供精神慰藉的東方方式。
  瑜伽和太極由於其較緩慢的運動形式,一開始便被與慢文化聯繫在了一起,用來中和西方的快文化。但實際上,二者的“慢”卻更多體現出“恆”。練習是個苦差事,要持之以恆地挑戰自己。在這個快節奏的時代,人們不僅需要在繁雜的社會生活中放鬆身心,更渴望日省其身,求得心境的升華,在“慢”中磨練意志,以堅韌的生活態度去尋找自我方向,挑戰精神的彼岸。
  印度哲學家克裡希那穆提曾在《謀生之道》中建議人們都問問自己:做事是為了什麼?我們為什麼要活著?我們工作的目的是什麼?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,在幾千年的積澱中,中國文化其實也在不停地回答印度之問。喜馬拉雅山兩側的文明,雖生髮於不同之處,卻在精神層面不期而遇,讓那些充滿生活哲理的力量,穿越時間與空間。
(編輯:SN143)
創作者介紹

裝修工程

qd61qdovr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